服务热线:4008-167-078 | | 手机七八金融

大监管、网贷、房贷、非法集资——郭树清首次直面四大挑战!




3月2日上午,新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首次亮相,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银行业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情况。


面对大金融监管、互联网金融整顿、非法集资等诸多难题,这位刚刚自山东返回北京的“金融改革家”会有怎样的作为?


本场新闻发布会上,郭树清首次对这些挑战进行了回应。


大金融监管如何作为


2017年2月28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防控金融风险,要加快建立监管协调机制,加强宏观审慎监管,强化统筹协调能力,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的出现,传统金融监管体系出现了一些“死角”,而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说法也流传已久。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首个记者提问就是关于“大金融监管”。


凤凰卫视记者:我们有一个关于监管的问题想问一下郭主席。我们注意到,最近央行牵头“一行三会”,正在制定一个金融机构资管业务的指导意见,我想问一下郭主席,您认为要在资管业务上实现统一监管,最大的难点和挑战是什么,怎么实现和现有制度的协调,今年在这个金融监管上还有哪些考虑和计划?谢谢。


郭树清:谢谢你的问题。你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很要害的问题,也是大家现在都关注的所谓“影子银行”、监管套利、通道业务、链条太长这些话题共同关注的问题,我们在不同的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信托公司、基金公司、证券公司,包括保险公司都开展了资产管理业务。由于监管主体不一样,法律规章也不一样,有关的规定也不一样,确实出现了一些混乱,导致了一部分资金所谓的脱实向虚,我们正在研究一个共同的监管办法。这个办法据我所知,请你原谅,我今天上班第三天,所知道的不多,可能是我们立足于还是最基本的标准,把它先统一起来,标准不是特别高,首先达到这个标准,大家共同遵守这个标准,在这个基础上,各个机构、各个行业可以要求更高。这样出来以后,首先可以提高资管产品的透明度,也可以缩短这个链条,也可以使得所谓“影子银行”去掉“影子”,甚至可以减少一些资金隐藏于其他形式,逐步使它公开透明,使大家更放心。再请我的同事补充一下。


曹宇(银监会副主席):你关心的资管业务,在银行业主要指理财业务,应该说银行的理财业务在促进金融市场深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促进银行转型发展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到去年年底,全国银行业理财资金账面余额大数30万亿元,2016年银行理财为客户创造的收益是9773亿元。


银监会对理财业务非常重视,我们将进一步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的规制建设,加强监管,就像郭主席刚才讲的,由于从事资管业务的行业和机构比较多,从银监会本身来说,我们主导思想是进一步加强监管。一是要引导理财产品更多地投向标准化金融资产。二是要求理财产品与所投资产相对应,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三是严控期限错配和杠杆投资,不得开展滚动发售、混合运作、期限错配、分离定价的资金池理财业务,这个政策银监会一直很明确。四是严格控制嵌套投资,加强银行理财对接资管计划和委外投资的监管,强化穿透管理,缩短融资链条。


大家比较关注理财新规,社会上也有议论,应该说这个规定银监会已经修改了很长时间。我们在现有的规制基础上进行了系统梳理,针对当前的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我们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理财管理办法,目的还是要推动银行理财业务规范转型,这个办法基本成熟了。大家关注的大资管业务监管问题,目前人民银行牵头、会同“三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标准规制,进展很顺利。银监会积极配合人民银行和其他部门做好相关工作。


此后在回答有关“三会”合并的问题时,郭树清的原话是:翻译已经给你回答了,他用的词是“谣传”,已经代我发言了。


互金整治如何拿捏


近些年,互联网金融快速崛起,问题和风险也集中爆发。特别是在P2P网贷跑路、停业、提现困难等时常发生,包括大学生网贷问题在最近大爆发,引起强烈社会关注。


而在行业竞争加剧和监管收紧的情况下,P2P网贷平台在2016年进行了大“洗牌”。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仅在2017年2月,就有53家网贷平台爆出问题,其中停业或转型的平台占据大半。


作为一种创新金融模式,互联网金融监管在国际上也存在很多空白,对于互联网金融超前发展的中国来说,监管的尺度到底多大?


首先,郭主席不怎么用互金产品。


人民网记者:上周银监会公布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行业非常关注,随着近些年以来,关于互联网金融新生业态的监管越来越具体,下一步监管方向和重点能不能介绍一下?还有一个问题,请问一下郭主席会不会尝试注册或者体验一下互联网金融的业务,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经验或者之后会不会做?


郭树清: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由曹副主席回答。


互联网金融我没有尝试过,以后看情况吧,但是我家里有人很熟悉这个业务,尝试过很多次。比如在网上购物、余额宝等其他一些形式,手机支付、扫码支付,我觉得对实体经济还是很有帮助的,但是必须要防范它的风险。


曹宇(银监会副主席):谢谢记者对我们银监会工作的关心。应该说,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互联网金融遵守的还是金融规则,银监会始终认为,任何金融创新都应该遵循三个有利于的原则,即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有利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有利于保护投资人或借款人的合法权益。这也是我们规范和整顿P2P网贷的基本原则。自从2015年人民银行等10部门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银监会负责P2P网贷的监管工作,自此银监会按照三个有利于的原则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应该说,我们现行的关于P2P网贷监管的制度框架基本完成。一是明确了P2P网贷机构信息中介的本质属性。去年,银监会等四部门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行动管理暂行办法》,以负面清单的形式划定了业务边界,强调P2P网贷机构要符合普惠金融、信息中介、线上经营、小额分散、专注主业的五大特征,引导行业从野蛮生长逐步回归到规范发展的轨道上来。二是确立了备案管理的要求。明确了机构监管和行为监管并行的基本监管框架,将备案作为监管的前提和基础,按照“新老划断”的原则,对存量机构进行资质甄别,合规一家备案一家,明确监管范围,杜绝监管套利。三是建立了P2P网贷资金存管机制,资金存管的业务指引已经发布,对于规范行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商业银行与P2P网贷机构按照平等自愿、互惠互利的市场化原则,积极开展资金存款业务,有利于防范资金挪用风险,保障资金安全。四是提出了强制信息披露要求。网贷机构要客观、真实、全面、及时进行信息披露,创造透明、公开、公正的网贷经营环境,实现行为可监测、过程可监控,增强市场信心。通过以上措施,明确了网贷行业的管理规则和业务规范,实现了监管有法可依、行业有章可循,网贷行业进入了规范有序发展的新阶段。


在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下,银监会正在开展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并取得了初步的成效,行业的底数初步摸清,机构异化的趋势得到扭转,P2P网贷行业风险的整体水平正在下降。下一步银监会将按照坚守风险底线的要求,进一步完善监管制度,引导行业健康可持续的发展。谢谢。


楼市调控,房贷如何起伏


据央行2016年四季度发布数据,从人民币贷款部门分布看,住户贷款增长较快,主要是个人住房贷款增加较多。个人住房贷款比年初增加4.8万亿元,同比多增2.3万亿元。不过随着多省市在年底先后出台以信贷政策为主的调控措施,个人房贷增速从高位开始放缓,年末为36.7%,比11月末低0.1个百分点,为近20个月以来首次放缓。


房贷已经成为中国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最有效手段之一。2017年,银监会如何处理银行房贷政策?


郭树清在发布会开始就提到:“紧紧把握‘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分类实施房地产金融调控,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有效推进去库存。”


东方卫视记者:在去年一年中,我们看到一二线城市、一些热点城市房地产上涨的特别快,而且出现了很多“地王”,这其中很多“地王”都是从银行贷款,请郭主席介绍一下目前房地产在银行贷款这方面的情况。另外,银监会未来将如何配合房地产调控来加强贷款的监管。谢谢。


郭树清:房地产金融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银行贷款大概1/4投向了房地产,去年新增贷款中有45%是房地产贷款,在大家谈到的金融风险里面,房地产泡沫风险也是经常提到的一个风险。所以我们银行业对这个事情非常关注,也非常认真地进行分析。但是房地产市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地域性差别巨大,不同城市、不同地方的房价涨幅所包含的泡沫,或者风险情况不一样,所以在金融调控方面,希望银行从自己的实际出发,稳健、审慎地把握对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投放,包括对开发商和居民个人。居民过去买房子,主要用自己的存款,或者借亲戚朋友的钱,贷款的比重不是特别高,但是最近一两年比重很高,去年新增贷款里将近一半是房地产贷款,其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就占了很大一部分,是我们审慎关注的领域。居民部门总体来说,银行贷款不算太多,杠杆率不高,但是这样一个增速需要引起我们的关注。


王兆星(银监会副主席):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一个新兴的发展速度比较快的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对财政税收乃至对中国银行业资产和利润增长都有很大的贡献。所以,从银行角度来说,我们更希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既不能出现巨大的泡沫,也不愿意看到出现巨大波动。所以,在房地产信贷政策方面,我们还是采取差别化的政策,对带有泡沫和投机性的房地产信贷需求要加以限制;对于一些房地产库存过大的三四线城市,也有一个去库存的问题,在信贷上也要给予考虑;再有在城市化过程中,住房需求特别是基本的住房刚性需求,是改善老百姓居住条件的信贷需求,还是应该给予信贷支持,这样做既能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发展,也能使得银行信贷资产更加安全。


非法集资能否管住


2016年,全国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共受理非法集资案件9500余件,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8200余件,集资诈骗案1200余件。最高检公诉厅厅长陈国庆指出,“借互联网金融名义实施非法集资行为,与传统的非法集资手段不同,这类案件集资方式往往借助互联网金融与金融创新的名义,具有一定的迷惑性,涉及参与者众多,地域遍布全国,投资人损失巨大”。


非法集资在中国持续、广泛发生,屡禁不绝,在今天的发布会上,也有记者向郭树清提出了如何整治非法集资的问题。


《上海证券报》记者:请教一下非法集资的问题,e租宝和昆明泛亚的事件大家都很关注,因为这个不是很好提前预警,也很难界定,银监会有没有考虑怎么从制度上解决这个问题,银监会以前也说到推进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的出台,目前进展如何?


郭树清请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回答这个问题。


杨家才:刚才您问的非法集资问题,社会确实比较关注,这也是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顽症之一。每隔几年,尤其是经济下行期,就容易暴露出来。近两年非法集资形势很严峻,危害很大。但是,早期识别的问题也确实是一个难题,打早打小怎么做到,正是我们研究的重点。银监会受国务院授权委托,是国家层面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的牵头单位,处置非法集资并非银监会的法定职责,我们也和联席会成员单位一起想了很多办法。非法集资是一个“由爱生恨,始乱终弃”的过程,在前期大家都是利益共同体,所以很少有人举报。尽管鼓励大家举报,各地政府都制定了举报奖励办法,但是举报的不多,原因是什么?就是前期他们是利益共同体,所谓“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些人走到一起,成为利益共同体。就像一个少女爱上了一个没有暴露的骗子一样,如果家长这时候出来干预,就会被认为是棒打鸳鸯,她不理解,说你不要管这个事情,我们活着的好好的,但是当她一旦失足,骗局被揭开,她又追悔莫及。所以非法集资有这么一个由爱生恨的过程。怎么在爱的阶段能够揭示他的骗子行为,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处置非法集资早期发现。如果非法集资行为涉嫌犯罪,那就依据刑法直接判刑。目前,我们正在制定一个行政法规,就是《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这个《条例》是由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起草,已经征求了各个省级人民政府和各部门的意见,去年7月份提交了法制办,法制办又做了深入研究,又普遍征求了各个地方政府和各个部委的意见,现在这个《条例》正在修改过程中,法制办也在积极推动尽快出台。这么做是想要明确非法集资的行为特征,有哪些特征,大家可以识别,就不会上当受骗了,大家也可以举报,政府也可以出来干预。


第二个谁来执法?现在,非法集资没有法定的授权单位执法,需要有一个行政执法部门。目前,地方政府对处置非法集资工作负总责,一般都在地方金融办。郭主席在山东的时候叫监管局,层层都有,有专职的金融副市长,所以山东的非法集资相对来说比别的地方好一些。


再一个就是明确非法集资相关人的法律责任。非法集资一般涉及三类主体,第一是非法集资的发起人,第二个是非法集资的协助人,第三个是非法集资的参与人,这三类主体各自承担什么责任,这很重要。比如,我们已经揭示了说这是一个骗子,你还要跟他爱的死去活来,最后一拍两散,你还说你是受害人,你还找政府闹事,这有点儿说不通。还有一个就是明确规范处置的程序、方法和手段。《条例》出台以后,将会对非法集资处置工作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国家周刊”(ID:ENNWEEKLY), 发布会内容来自国务院新闻办网站)

七八金融订阅号
扫码下载七八金融APP
回到顶部